没有安东尼·波登,就没有现在的食物社群文化

时间:2020-07-20 作者:

 

没有安东尼·波登,就没有现在的食物社群文化
REUTERS/Danny Moloshok

安东尼·波登本人其实对 Instagram 并没有太多想法。他并不想用食物照片吸引粉丝、打造社群光环。「分享食物照片并不可取,」波登在 2014 年接受 Smithsonia 採访时表示,「这等于暗示别人说他们吃东西的品味很糟,而你吃的东西更有趣。」比起用餐照,他更常发有关艺术、摇滚偶像或他女朋友的照片给他的 230 万名粉丝。如果通常他一但发食物照,多半看起来都像是针对性的批评;像有一次他在游艇上 PO 了一连串的鱼子酱、闪闪发光金黄色蛋黄的照片,但最后说「这顿牛排午餐根本不合理。」

但就算波登不那幺喜欢 Instagram,他也是个很会使用 Instagram 的人 -- 毕竟,他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善于跟读者建立起属于 FOMO 的社群认同感。波登的座右铭概念很模糊:「去旅行吧」。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得去任何地方,也不代表你一定把那种十分精緻,经过制度化的奉为圭臬。波登的理念是呼吁人们多多去体验世界,既使是会被多数美国人忽略的世界角落; 你可以从他的 2005 年推出的节目《波登不设限》看到这点。《波登不设限》的节目内容都通常都是一段非常特别、奇异的食物之旅,你可以看到他去吃冰岛腐烂的鲨鱼胆、摩洛哥的烤羊睾,还有越南的活生生眼镜蛇心脏,甚至疣猪肛门都敢吃。在一集中,他的旧金山全肉之旅表达了这种反神秘色彩的顷向,同时也让不少素食主义者们都吓坏了。

没有任何东西能比波登 2000 年出版的第一本书《Kitchen Confidential》,更能表达他对餐饮业黑暗、奇怪文化的关注。当时,饮食主流文化大多聚焦在成功的餐厅、厨师与企业经验。但是,波登把这个聚光灯转向了幕后,关注那些餐饮业里不入流的兄弟会文化。他那深入产业的视角对那些纽约高级餐厅而言就像烤羊睾丸一样。这本书,就像波登所有出版物一样,他会把这些不堪的东西直接贴在你的脸上。「好的食物与进食体验,都跟血液、器官这些残酷的事实有关。」,纽约客推荐本书的开场白写着。不管好坏,《Kitchen Confidential》都给予食物一种新的正当性,人们应该更全面了解食物怎幺来的、怎幺生产、怎幺製作。

是的,实际状况往往更糟。在我 22 岁的时候第一次《Kitchen Confidential》这本书时它已经出版近十年了,在那种充满阳刚文化的环境里,这本书扮演了把我推离餐馆业的重要部分。虽然波登因为环绕世界,吃了那些经常由世界各地女性烹饪的食物受到欢迎。但他仍然是一个白人,跟发展中国家有段明显地距离。

今年 61 岁的波登自杀了。他在最近几年常常自嘲「白人应该在世界另一端,介绍贫困他国人民的美食因而闻名吗?」他在《波登不设限》最后提出了这个问题。节目中这句话出现在波登 Pok Pok 大厨 Andy Ricker 的对话,但他的观众听出了其中的双重含义。多年以来,波登一直避开指责他对餐饮业有不利影响的任何批评,但在#MeToo 运动兴起后,他立即转变态度,在 Slate 採访时说自己是「极其古老和压迫体系中的领导人物」,「所以我不能责怪别人怎幺看我。」。就跟《波登不设限》与后来许多节目一样,他也用自己的社群平台分享那些不人为知,或至少前所未闻的故事。

但如果说波登还创造了什幺,那应该就是他又爱又有点讨厌的东西:Instagram 食物文化。波登的流浪癖让他的粉丝得以摆脱单调的高级餐厅体验,让粉丝对不同食物充满十足好奇,并以此作为探索世界的一种方式。如果没有波登,现在可能没有人在 Google 上分享那些卖午餐的街头小吃车。波登在各地徒步旅行告诉了我们一件事:食物是一种最深层的文化,是你我对话的开端,也是体验世界最好的方式。

 

围观: 446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