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张忠谋的台积电,连环出包内幕

时间:2020-07-20 作者:

 

没有张忠谋的台积电,连环出包内幕

「这已经不像我们过去认识的台积电,」研究半导体产业超过 20 年的中国国金证券科技及半导体产业负责人陆行之,在 Facebook 写下重话。

1 月 28 日,陆行之出言抨击,因为传出台积电台南 14 厂的 16 与 12 奈米製程使用不合规格的「光阻剂」,可能导致上万片晶圆报废。

去年 6 月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退休后,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、总裁魏哲家正式接班,如今该公司却在不到 8 个月内二度下修财测、发生历年最严重资安事件,加上最近这次意外,以严谨出名的台积电,显得很失常!

「我们从业经验,一般有 1,000 片报废就很恐怖了,超过万片,绝对是(问题发生了)2、3 个月才会这幺多……即使是中国(製程技术较落后)也不太会出一次报废千片的包。」一位在半导体业超过 20 年的中国晶圆代工厂台籍中高阶主管说。

为了找出真相,《商业周刊》採访团队访问超过 18 位台积电现任与前任中高阶主管、半导体设备商、化学原料业者及分析师等人,试图梳理脉络。

追蹤 1》砍成本改变供应商策略?
最近採购出来谈,甚至砍 15%,以前不可能发生……

台积电的声明公告,归咎供应商:「问题出在一批光阻原料,此批原料是来自一个与台积电有多年供货经验优良的厂商,但与过去供应之原料规格有相当误差。」

台积电企业讯息处资深处长孙又文接受《商业周刊》访问时说:「拿来的时候,只相信那个原来的厂商给我们的检测,我们没有进一步再做自己的检测。」

然而,在台积电资深供应商眼里,此事很异常,原因在,全球前三大光阻剂厂商包含东京应化工业(T.O.K.)、JSR、信越(Shin-Etsu Chemical)。这次被指涉出包的陶氏化学(Dow Chemical)虽也是国际大厂,并是台积电其他原料长期合作伙伴,但在光阻剂供应名单中,属后进者。

「大部分是换新製程才会换供应商。但有时要成本降底,或(产品)上线有时间压力,会先将就用旧的,之后为提升良率就会换。」一位台积电化学原料供应商副总经理表示。

若再拿 2017 年台积电年报的黄光製程主要原料供应商,跟 2016 年相比,名单差异变大,家数也从 7 家增加到 10 家。是台积电的採购策略改变,间接导致这次意外?

一位台积电本土设备供应商的副总经理表示,近年台积电的採购策略正从技术导向,演变成价格导向,「他们(双首长)急于表现自己(能维持获利)……」

以前,「供应商能给好技术、好内容,贵一点 OK,反正毛利够支撑。」去年下半年起,台积电「(砍价)执行力度比较强,以前可能半个月(谈价格)降不下来,就还是照原本价格走,现在就跟你多耗。」另一位台积电本土服务供应商总经理也表示。

该名中国晶圆代工厂台籍中高阶主管认为,供应商被要求砍价之下,很可能因此更动配方,也许规格检核表看起来与过去一致,但实际导入製程,就会发生问题,「比较先进的製程节点,要是有那幺一点点点的小差异,就会造成良率问题,你用原先的步骤或规格逮不到(错误)。」

台积电没有证实撙节成本与这次意外的关係,从财报也难看出供应商的成本是否降低,但台积电内部撙节成本,可看出以管销费用(SG&A)除以营收的比率,在 2012 年前还在 4% 以上,到 2018 年,已降到 2.5%。里昂证券半导体产业分析师侯明孝分析,此费用率往下降,表示台积电对内部花费的管控很紧。

但也有人为供应商辩护。一位曾在台积电任职近 20 年的前中高阶主管表示,这次被市场指涉出错的供应商,是全球最大化工控股公司陶氏杜邦(DowDuPont) 旗下的陶氏化学,陶氏市值超过 3 兆 6,000 亿元,「这幺大的厂商,不太可能犯低级错误,它就像是化学界的英特尔(Intel)!」

追蹤 2》接班后,螺丝鬆了?
台积电有个「东厂」……可找出哪些人有犯罪倾向

《商周》进一步质疑,即使陶氏原料有问题,为什幺台积电验收时,却没有发现?真如陆行之隐忧般,「是运气不佳,还是皮带鬆了?」

孙又文回答:「我不晓得为什幺验收时没有发现……以后就是要全部检测完毕才能够用,我们这次就是没有。」

「如果真的就是 SOP 没做好,我们会觉得满讶异的,」侯明孝表示。一位半导体工程师说:「理论上,光阻液上机前就会有品管检验,光阻製程完还有品检,有偏差应该会检出。」而且台积电还有严格的品管部门,会依照之前生产的大数据,决定取样检查的频率,但这次问题竟拖了 2 个月才被发现。

台积电若没有落实流程,状况几乎跟上次的机台病毒事件如出一辙,台积电当时归咎原因是:安装新机台时,人员未遵循标準作业程序,导致潜藏在机台内的病毒进入内部网路。

「流程不严谨」,过去很难跟台积电划上等号。该公司因为一个世代的设备投资就高达数千亿,对犯错容忍度极低,内部有「review」(检视)、「align」(对齐)等术语,指做事要时时检讨、员工间要时常确认彼此意思是否一致。

台积电乍看螺丝鬆了,但其实近年的管理规章,却是越来越複杂。

「台积电有个『东厂』,internal audit(稽核)搭配法务,」「你有没有看过电影《关键报告》?它有一套系统可以预防犯罪,找哪些人有犯罪倾向。」该位台积电前中高阶主管举例,台积电约 5 年前,就有这系统检视内部,如果有员工跟供应商走太近或有亲友关係,就会被查。「不管很远的亲戚也是,就说你有犯罪倾向,这很让人诟病的是,台清交成,都是学长学弟嘛,避也避不了。」

「他们用很多管理规章处理事情,每出一次事就加强修订。现在厂商要跟他们开会,都要先提出申请让採购同意,而且只能和採购谈,不能单独和使用单位谈。」一位台积电本土设备供应商副总经理说。

管更严,团队的执行力却更无法到位?更有意思的是,当我们追问此问题时,众多受访者却反丢出一个问题:你觉得这消息,为什幺被爆出来?

追蹤 3》内斗、派系角力?
一定有人觉得把这事弄出去,可以用外部力量制约内部

「其实以前也都有类似事情,半导体製程这幺多道、这幺多供应商,哪时不会发生大大小小的差错? 但重点是,以前都没有爆出来,为什幺现在厂出了问题,记者没 2 天就会知道?」一个公司市值破兆的台积电供应商中阶主管说。

目前关于台积电内部的权力、派系之争,有各种无法证实的传言, 「真正的 insight(内幕),我敢讲你敢写吗?现在这东西,有点太强调这件事情,太被突出,太被报导跟痛打,有人要搞东西,要搞一些人走。」该名台积电前中高阶主管表示。

「以前做事,大家会猜,Morris(张忠谋英文名)怎幺想、怎幺看?大家会朝某一个方向,行动是一致的。但现在他不在,就不一样了。(大家)一定想,这件事做了,是对刘(刘德音)或对魏(魏哲家)有利? 」另一位台积电前中高阶主管表示。

有关人事斗争的论述极多,当领导者的权威被质疑后,即便有再多规章,员工执行力自然很难到位。但这就能解释这次意外吗?回归问题的本质,究竟股东该如何看此事件?台积电,真的变了吗?

至今,台积电不愿意对此事做更进一步的细节说明。

但若将这次光阻事件简化来谈 2 种可能:一,内部 SOP 没有落实而导致出错;二,内部 SOP 落实了,仍然出错。2 种可能,都算是系统性问题,都不是小事。

前者,出错太频繁,代表更多规章也管不动,问题在执行力。后者,可能代表「你台积电有些製程,是没办法在生产线检测出问题。」一位欧美系半导体设备商说,随着台积电的製程越来越先进,变成世界第一,不可控的风险,将会越来越大。

一场信任风暴正在成形……
「张忠谋不在了,大家没顾忌,要杀就杀」

这次的晶圆报废事件,不是成本、接班后螺丝是否鬆了,或权力动荡等单一原因可解释,而是一场多重因素交杂的领导信任风暴,正在交织成形。斗争传言,就是信任危机的徵兆,当员工对领导权力质疑时,规章再严,也难以落实。股东接下来要警戒的是,会否进一步形成负向循环?台积电领军者能否好好梳理,不让意外成为常态。

信任危机,几乎是所有接班人都会面临的挑战,尤其是强人之后的接班者,强人如张忠谋与郭台铭等,赤手空拳打下江山,威望十足。接任者刚上任要建立同等权威,难度极高。初期,接棒者多选择从数字下手,对股东交代,但也可能引发不满。

如供应商就会质疑:「现在的新王朝,就只有一件事,我要有利润,要维持 EPS,管你厂商活不活得下去。」

在大家对领导者的做法观望时, 台积电的双首长制,又让情况更複杂。「刘比较洋派,都找常春藤的班底;魏比较土派,找清华、交大等这批人,两个打法完全不同。」「Morris 不在了,大家也没顾忌了,要杀就杀,各占地盘,以前会猜 Morris 在想什幺,现在不用。」一位台积电前主管表示。

如果,再加上外在环境骤变,台积电 3 次调降财测的讯息,更可能会影响新领导者的威信。即便规章仍在,该位台积电前主管还是用「失了魂」形容公司。

尤其,在一位巨人般的开创者后接班,向来就是企业交棒高难度的一课。

这是一门连市值新台币 2兆 7,000 亿元的奇异(GE)都难解的课题。奇异前执行长伊梅特(Jeff Immelt)在位 16 年 ,始终难以走出前任传奇执行长杰克‧威尔许(Jack Welch)的阴影。星巴克创办人舒兹(Howard Schultz)先前转任董事长 8 年后又回锅执行长,就是因为接班人急于建立威望、冲刺数字。

第一代创业者离开后,接棒者势必经历一段权力动荡期,台湾最优秀、占台股市值逾二成的台积电,如今看来也难避免。

刘德音与魏哲家若能度过这场风暴,对台湾将是很有意义的一堂课。台湾企业的接班问题,连《经济学人》都曾点名提醒,这群新接棒者能否在动荡极大的时局里,走出自己的路,影响的不只是企业,还将决定台湾的未来。

 

围观: 291次 | 责任编辑:

延伸阅读